Cyling

刀乱/镇魂 欢迎安利

看到好多太太做了这个测试,也就去玩了一下(〃∇〃)

准吗?

补充一下,之前刀剑的坑有点想要开始填了,有木有想看的?

173圈,终于接回来了✔

无心大法好,早上弄早饭的时候出的,激动ing~\(≧▽≦)/~

前两天看贴吧有婶婶说出货会有心灵感应,这次战扩特地留心了一下,竟然是真的嗳!
进王点的时候心跳突然加快,然后就看到污龟的白西装了 ̄▽ ̄

46圈出货,本次战扩目标达成✔

顺带分享个玄学:派物吉和sada分别去1-1和1-2无缝远征,某污龟很快就会心疼得跳出来了╮(╯▽╰)╭

第一部队毕业啦≧∇≦

【珠青】盲狙高考作文(江苏卷)

【江苏2017年高考作文题目】

车有各种类型,车来车往,车传递着真情,承载着时代的变迁,折射人世的变化,道出人生的哲理。请以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题目自拟,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知道题目的刹那,求我心理阴影面积。。。江苏的娃表示心泪>_<


新手上路,多多包涵


网盘

密码   jszk


嫖珠子总有种渎神感呐^_^

【刀剑乱舞】莫离(五)

食用须知:
1.OCC 有,私设有
2.暗黑本丸出没,请注意
3.乙女向,cp还在考虑中
4.来自理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待二人行至庭院中时,已有不少人影在此等候。祭琴一眼就认出了最中间的两振大太刀。

石切丸立在枯树下,神刀青绿色的出阵服上几道大裂口分割盘踞,伴着点点血污,正低头略有担忧地注视着倚靠在自己脚边的另一振大太刀——次郎太刀。

次郎太刀虽然是清醒着的,但他的状态比昨天的五虎退好不了多少,周身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特别是胸前一道从右肩蜿蜒至左腹,深可见骨,外翻的皮肉已有部分开始溃烂,触目惊心。

祭琴望进他看向自己的那双带着薄薄醺意和疲惫的眸子,诧异地发现那里面竟无一丝一毫的敌意,反而溢满了温柔。可是她又觉得,在次郎那双似笑非笑的眼里,自己是那么的赤裸裸,被他轻而易举地看透看穿。

药研藤四郎牵着五虎退站在次郎身边。

稍远一些的地方聚集了鹤丸国永、小狐丸、歌仙兼定等人。

祭琴在心里和昨夜药研给自己的名单默默对比了一下,发现缺了笑面青江、大俱利伽罗和宗三左文字三振。大概理解他们缺席的原因,祭琴朝药研示意了一下,前踏一步开场:“诸位早,我是新任审神者祭琴。”

“审神者?我们早就不需要这种人类了!从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加州清光的情绪有些激动,不顾自己已经重伤的身体,一个箭步冲到祭琴面前恶狠狠地说。

一时间,庭院中的气氛有些紧张。

祭琴试图劝说:“你们需要审神者替你们进行手入,需要审神者为你们提供维持形态、抵抗暗堕的灵力;而我只需要一个容身之处,仅此而已。这有什么冲突的呢?而且我可以保证不会对你们进行刀解。”

“那就请您向我们展示您的诚意。”高大的白发付丧神缓缓走上前,伸手将清光护在了身后,暗堕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优雅,是小狐丸。

祭琴挑眉:“诚意?”

“就拿真名来交换吧,如何?你把你在现世里的真名告诉我们,我们就把本丸的灵契交给你。”小狐丸狐狸似的眯起了猩红的眼,盯着祭琴,手却直接握上了刀柄,大有一副你不答应就动手的意思。

“我没有名字。”话音刚落,就听得一阵铁器相碰的声音,数珠丸挑开了小狐丸砍来的本体。然而,远处又是一道白光刺来。院中其余的付丧神看向祭琴的目光也尖锐起来。

“鹤丸,”一声沙哑的呵声定住了雪衣付丧神的动作,出奇一致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中央那个倚着大太刀的付丧神,他却好似在和鹤丸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一般,一副淡然的样子,“不得对主公无礼。”

闻言,小狐丸一愣,收起了本体,沉思几秒,从腰间取下了一块青玉,双手递与祭琴。

祭琴接过的刹那就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灵力顺着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涌入玉佩。片刻,庭院里那颗枯树像是突然间被人再度赋予了生命一样,又缓缓冒出了新芽。祭琴感觉到,自己在那一瞬间真正地成为了这座本丸的审神者。面前的虚空微微扭曲,掉出来本新的刀帐,封面的右下角印着古体“祭琴”二字。

虽有疑惑,祭琴还是将刀帐收入手中。然后环视一周,道:“我临时弄来了些资源。下面按受伤程度依次到手入室准备手入,从重伤开始。药研,你也过来帮一下忙。其余人先解散。”说着,便转身往屋内走。

“主公还请稍等。”次郎太刀沙哑的声音在空气里荡漾开,听得祭琴一阵恍惚,忙地稳住心神,扭头看向大太刀。

“我是大太刀,修复起来既费时又费资源,不如主公先给鹤丸和小狐丸手入吧?”次郎眯起眼睛看向祭琴,话语间带了点试探的意味。

然而祭琴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微微向石切丸鞠躬,麻烦他帮忙把次郎扶去手入室。

见她如此反应,次郎倒也不再推脱,任由石切丸和两把短刀将自己扶起。

到了手入室,祭琴先以需要辅佐的名义给轻伤的药研进行了手入,又估算了下剩余的资源量和自己的灵力储备,决定今天先修复次郎太刀和笑面青江。

直到药研将笑面青江拿来,祭琴才知道这把大胁差的损坏程度有多严重,他已经无法维持人形直接回到本体里去了。

瞥了眼情绪有些低落的数珠丸,祭琴小心翼翼地从刀鞘中取出胁差,将灵力附着上去。这一坐就是两个时辰。

“我是笑面青江,嗯嗯,你也觉得这名字怪怪的吧?”看到花瓣中出现的身影,祭琴抹了把汗,吩咐旁边明显松了口气的佛刀:“数珠丸,你带着笑面青江和五虎退跑趟加役方人足寄场,带点资源回来吧。”末了,又有些不放心地加了句:“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见三人离去,祭琴向手入室另一侧的两振大太刀示意可以给次郎太刀进行手入了。

取出所需的资源,祭琴一抬头就看到次郎太刀正坐在手入台上脱衣服!“哎,哎,哎!你干什么!”祭琴迅速地背过身去。

“主公不是说要给人家进行手入么?”次郎太刀半笑着盯住祭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白变红的耳朵。

“把本体给我就行了!你,你快把衣服披上躺好!再胡闹就没时间了!”

然而,祭琴终究错估了手入的难度。早上刚接手本丸的控制权,又修复了一把轻伤短刀和重伤胁差,再修复一振重伤大太刀,饶是以她了灵力充沛程度,也有些吃不消了。勉强撑着完成了手入,祭琴近乎虚脱地倚在药研身上闭目养神。

歇了好一会儿,祭琴重新确认了一遍所有裂痕都已修复完成了,拜托仍守在一边石切丸待次郎太刀醒过来通知他来找自己,先请药研带自己回寝室休息。

倚靠在床上,祭琴尽可能快地恢复自己的灵力。今天有点玩大了,在一个暗黑本丸透支灵力,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从袖中取出新拿到的刀帐翻看。之前训练时教官有说过,到本丸以后会有自己的刀帐,这本刀帐和前任的不同,记录的是已经认可了自己的名单,换句话说,都是比较安全没有太大敌意的刀。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五虎退,药研藤四郎。现在,只有四页纸上有图文,其余全是空白。她还注意到,药研和青江的那两页上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红色暗纹,药研那页的要淡一些。这应该是用来反应刀剑的暗堕程度的吧,祭琴心想。

日落的时候远征的三人回来了,数珠丸前来汇报情况,还带来了狐之助刚送来的例行公文。

身子还是懒懒的,祭琴索性窝在榻上处理起公书。

又过了半晌,敲门声响起,次郎太刀略带慵懒的声音传了进来:“主公,找我?”

祭琴放下手中的文件,请他进屋。

次郎太刀这一进来,祭琴才猛然感受到身高的压迫。白天在室外没比较,后来在手入室又是坐着也不觉得,现在一看,真不愧是敢挑战天花板的大太刀。祭琴不禁细细打量起这柄大太刀了。

华美的紫色和服不再破败,发髻也重新一丝不苟地梳理好了,灿金色的眸子比起早上更有精神了些。倒是他胸前挂的那个大大的酒坛让祭琴有些想笑,的确,资料上都说次郎太刀是个嗜酒如命的酒鬼,可眼前的这个,身上那么淡的酒味儿,少说也有好几个月没碰过酒了,却还是背个空坛。

“次郎太刀,大太刀,本丸目前唯一满练度刀?”祭琴一一确认,次郎太刀也配合地点头。

“那么,你应该是来的比较早的一振了,是吗?”祭琴紧紧盯着次郎太刀的脸,不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是,我是继初锻刀小夜之后的第二锻来的。”

“那么看来,我找对人了。”

没有人知道那晚审神者和次郎太刀究竟谈了些什么,近侍数珠丸都被她遣出门候着了,只道次郎太刀从祭琴屋里出来时已过亥时。

回到自己的部屋,次郎大刺刺地倒在榻上,一手盖住脸,低笑:“还真是个聪明的丫头呢,可惜啊,还是太嫩了点。”手指移开,片刻前还是金色的眸子已变得殷红,那血色,竟比鹤丸国永眼里的还要浓上几分。

他起身,打开衣柜最里面的一个隔间,一柄华丽的太刀置于其内——二尺二寸七分!

感知到次郎的靠近,太刀发出一阵刀鸣。

次郎却安抚般地出语哄道:“怎么,这么着急?没事儿,再等等,等我再确认一下。放心,我在,退退他们不会有事的。”

婶婶有话说:
谈谈我对次郎太刀的理解啊。首先,次郎是我卡得比较厉害的一振刀,所以来得比较晚,为了练度追上他哥(我第一把大太)就单独给他练级,相处比较久。在我眼里,次郎就属于那种看上去对万事都漠不关心但其实很可靠的大哥哥(大姐大),他是嗜酒,但我总觉得他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迷糊,反而心里清明得很,凡事都能一眼看穿看透。
好啦,评论区打滚卖萌求动力(>﹏<)

【刀剑乱舞】莫离(四)

食用须知:
1.OCC 有,私设有
2.暗黑本丸出没,请注意
3.乙女向,cp还在考虑中
4.来自理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那么,其他刀种呢?”察觉到药研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祭琴开口接着问到。

“胁差只有笑面青江,重伤,轻度暗堕。

“打刀有宗三左文字、加州清光、山姥切国广、大俱利伽罗,还有歌仙兼定;清光和大俱利重伤,其余中伤;除了宗三先生已经陷入重度暗堕之外,其他基本上都处在轻度暗堕阶段。”

药研顿了顿,继续道:“至于太刀,有烛台切光忠和小狐丸,都是中度暗堕加中伤。还有鹤丸,大将刚刚已经见过了,轻伤重度暗堕。

“大太刀只有石切丸和次郎太刀,目前皆无暗堕迹象,但是石切丸中伤,次郎太刀重伤濒临碎刀。”

见他停下,祭琴又确认了一遍:“没了?”

药研一愣,随即垂眼答道:“回大将,没有了。这些已经是本丸中现有的所有刀剑了。”

“行,谢谢药研君。已经不早了,你先回去吧,还要麻烦你通知一下所有的付丧神明早在庭院里集合。”

“是。”药研起身朝祭琴鞠了一躬,离开了书房。

祭琴这才看向一旁的数珠丸恒次,起身微微行礼,道:“能否先请恒次君暂任近侍一职?”

突如其来的敬语让佛刀一惊,略有些慌忙地起身避开了这一礼,随即朝祭琴深鞠一躬,算是答应下来。

“那你就在我寝室附近挑一间屋子先去休息吧,明天估计会很忙。”祭琴对他说,又察觉他似有顾虑,便补充道:“没事的。我的身手你也见识过了,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

似乎是觉得她的话也有道理,数珠丸思索了几秒,拉开门出去了。

祭琴回到书桌前坐下,沉吟片刻,拉开了右手边第一个抽屉。抽屉很大,但里面只有一本刀帐和一个厚重的笔记本,那是前任审神者的刀帐和日记,刚刚祭琴收拾书房时发现的,顾及数珠丸在场,没第一时间打开来查看。

先大致翻了一下刀帐,除了几振过于稀有的名刀,其余基本全齐。但是,刚才药研藤四郎的汇报中,只出现了13个名字……而且,祭琴将刀帐翻到第一页,这一振,怎么说也不应该不在啊?明明是有过的。

放下刀帐,祭琴拿起了深色外壳的日记本,深吸一口气。她知道,里面的内容肯定会让她作呕甚至崩溃,但事到如今,往大了说是为了使那些暗堕了的刀剑恢复,往小了说就算是为了保命,她必须先知道在他们身上究竟发生过些什么。

祭琴缓缓摊开日记本。

手指颤抖着划过纸页,泪珠一滴一滴地溅在上面,打出一朵朵晶莹的水花。尽可能地蜷缩在椅子上,放任自己被回忆吞噬。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偷偷地跳进窗来,书房的门被轻柔地拉开,数珠丸进屋一睁眼便看到在书桌上趴了一夜的某个脑袋“唿”地立了起来,正一脸迷茫地在盯着他。

“主君,早上了。”他轻声提醒。

“唔。”祭琴这才清醒过来,注意到身上披着的浅色袈裟,赶忙将它还给数珠丸。又有些懊恼地捶了捶脑袋,解释道:“抱歉,一个没注意就睡过去了。”说着,背在身后的手悄悄地把被自己压皱了的笔记本合上。

见此,数珠丸不留痕迹地皱了下眉,随即再度闭上了双眼。昨夜他还是不大放心,子时折了回来,却发现祭琴竟在书房里睡着了,而且睡得极其不安稳,脸上满是泪痕,身体也不时小幅度地挣扎着,伴着呓语。数珠丸只得给她披了件衣服,在旁轻声诵经,过了近一个时辰才渐渐安稳下来。究竟梦到了什么,竟慌乱成这个样子?

“几时了?”祭琴望向窗外蒙蒙亮的天问。

“寅时刚过。”

“也好,早些过去吧。”祭琴示意数珠丸在前面带路。她没好意思讲自己昨晚之所以没回寝室只是因为不认得路,路痴伤不起啊。

“等等!”

数珠丸闻声驻足。祭琴几步赶到他身旁,伸手扯住了他的衣摆,仰头略有些不敢相信地质问道:“你的练度什么时候上来的?!”明明昨天刚召唤出来的时候他的练度还是1,可现在,连特化都完成了。

“昨夜我去了趟合战场。”数珠丸沉默了好一会儿答道,语气似个知道自己犯了错的孩子。

可是就算这样,祭琴的怒气也没能压住:“你是不是傻,太刀夜里眼瞎你不知道吗!受伤了怎么办?碎刀了怎么办?”她低声抽泣起来,“我怎么办?”

“主君。”数珠丸张了张嘴,却怎么也接不下去。

“数珠丸恒次,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再也不准擅自离开,听到没有!”尽管带着哭腔的命令听起来有些底气不足,数珠丸还是应下了。

祭琴这才松开手胡乱抹了一通眼泪。

婶婶有话说:
内容推进好慢啊,各种无力T_T
评论区打滚求动力啊•﹏•
520,521应该各有一更,尽请期待^_^
预告:下章17尼出场,算是给早上刚出的博多的贺礼

【刀剑乱舞】莫离(三)

食用须知:
1.OCC 有,私设有
2.暗黑本丸出没,请注意
3.乙女向,cp还在考虑中
4.来自理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祭琴倒没有先去理会前面的鹤丸国永,而是转过头对身后的药研和五虎退说:“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喜欢用这么特别的方式欢迎我?真令我受宠若惊啊。”

她刚刚注意到了哦,在鹤丸的刀刺过来时,两个小家伙的刀都出鞘了呢。

退退她在锻刀室时已经确认过了,没有丝毫的暗堕情况,那么,他应该是想保护自己的。

但是,药研藤四郎就难说了。虽然他的暗堕情况并不算严重,但他究竟是和五虎退一样是出于本能反应,还是抱有和鹤丸配合的打算,这谁都不清楚。

见二人都没有反应,祭琴耸耸肩,扭头看向了刺杀失败后就和数珠丸绞斗在一起的鹤丸国永。祭琴可以感觉的到,他已经接近于完全暗堕了。而且本身鹤丸的练度就不低,暗堕又加强了他的攻击性,刚被唤醒的数珠丸恒次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勉强硬抗,一句话的功夫,他身上的外袍已经有些许破损了,有几处甚至见了血。

数珠丸受伤了!祭琴怔了一下,紧接着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动作:她飞速从小腿上的一个暗袋中取出了一柄匕首,然后果断加入了战局。

祭琴极其野蛮的战斗方式和超强的战斗力明显超出了鹤丸国永的预料,他稍稍和祭琴缠斗了一下便抽身闪入旁边的黑暗中去了。

确认了鹤丸国永的离开,祭琴立刻扑到数珠丸恒次的身边替他检查伤口。还好,没到轻伤的程度,直接用灵力就可以修复了。

数珠丸恒次伸手拦住了直绕着他打转的祭琴,道:“放心,没有其他伤口了。主君,下次不要再这样了,会受伤的。”

祭琴却一副没听见的样子,径直走到药研藤四郎面前,问道:“可以麻烦你带我去前审神者的寝室吗?”

药研藤四郎闻言,也不语,直接牵着五虎退将祭琴和数珠丸恒次带到了一间房间的门前。就在他将要把门拉开的瞬间,祭琴伸出手阻止了他的动作。药研诧异地回头,迎上了一双含笑的眼睛。

祭琴将身边的数珠丸推到他和五虎退面前,道:“那可以再麻烦你们带数珠丸恒次一起去旁边替我收拾一间空屋子作为寝室吗?谢谢啦。”语毕,也不管他们同不同意,就开门进了屋然后把门关得死死的,一副怎么都不让他们进来的架势。

听着三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祭琴转过身,开始打量起这间前审神者的寝室,或者说,是刑室。墙面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铁质器具,上面多半都沾有或新或旧的血斑,有的甚至已经有些被锈蚀了。“瞻仰”着这些肮脏之物,祭琴心里除了恶心还有无止境的愤怒。她知道大部分的暗堕本丸都是由审神者恶意虐待或虐杀付丧神造成的,但面前的这些东西,她知道,也见过,还有别的用途,而且已经远远超出普通虐待的范畴了。当初见到的那些景象在她脑海里闪现,令她不由地蹲下身去抵制干呕的欲望。

直到两腿酸麻她才慢慢起身,从房间抽屉里翻出一个大口袋,一点一点地开始收拾起屋子。明天,一定要找人来彻底翻修这里,绝对,绝对不能在让这里留在本丸,还有,绝不能让数珠丸进来见到这些!

药研来找她时,祭琴刚把东西全塞进麻袋扔到房间角落。当看到药研身后的数珠丸恒次,祭琴毫不犹豫地冲出了屋子并一把拉上了门。察觉出数珠丸想进屋去查看,祭琴赶忙以饿了为借口强行拽着两个付丧神离开。

强忍着反胃勉强吃下点东西,祭琴来到书房里开始整理起前任留下的公文报告等文件。数珠丸恒次仍旧守在她旁边,静默不语。

这厢,药研正在哄五虎退入睡。

五虎退眨巴着金色的眸子望向药研:“药研也很喜欢新来的主公吧?”

药研藤四郎闻言却拧起了眉,瞥了一眼旁边的石切丸,小声问他:“退退喜欢这个新来的人类?”

“嗯,小退喜欢祭琴的哟,感觉她和岚君很不一样哦,是个温柔的主公呢。”

听到熟悉的名字,药研的眼神暗了暗,压在眼底的血色又一点点泛上来。他摸了摸五虎退的头,向他道了句“晚安,快睡吧”,又向一边的石切丸鞠了一躬,便复起身出了房间。

看了眼走廊深处那间仍亮着灯的房间,药研藤四郎义无反顾地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无所谓了,只要能护住退退,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大将,我是药研。”

“嗯,请进。”祭琴从案中抬头,看见药研藤四郎拉开门进来,走到案前,单膝跪下。

“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我和兄弟们都请多关照啦。”本该是轻松愉快的话语,现在被他背书般念出来却有种诡异的感觉。

祭琴知道,药研这是在和自己缔结契约,她起身上前扶起药研,看着他眼睛里的浅浅的血色说:“谢谢你,药研真的是个好哥哥呢。”她可不认为,仍旧处在暗堕中的药研会真正认可自己,那么,他这么做,唯一的原因便是那个孩子了吧。想到这里,祭琴的眼神再度柔软下来。

“那么,药研君可以先和我讲讲这个本丸现在的状况吗?有多少付丧神,各自受伤暗堕情况如何?”她让药研还有数珠丸跟自己一起在矮桌边跪坐下。

“短刀只剩我和退了,我轻度暗堕无伤,退退他现在未暗堕无伤。”

“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药研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短刀一向是普通本丸数量最多的刀种,而且大多来自他们粟田口家族。

之前也还安然无事,可是,那个审神者,那个恶魔,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一天就把目光转向了从未关注过的他们,然后噩梦就开始了。一期哥为了保护大家,只能一次又一次地主动请求代替练度不够的短刀出战,再一次又一次地在夜晚走入那家伙的寝室。一期哥身上的伤愈来愈多,直到有一天,出阵归来的队伍里没有了他的身影。 然后是鸣狐,鲶尾,骨喰,厚,后藤,平野……粟田口的哥哥们一个个地用生命重复着一期哥的走过的路。

自己也早该如此,但在最初一期哥就要求自己承诺,一定会保护好和审神者从未会过面的秋田和退,直到最后。于是,他哄骗着秋田和退和自己一起搬入了神刀石切丸的房间,日夜小心守护。

乱离开的第二天早上,那把审神者期盼已久的刀终于锻出来了,所有付丧神都松了口气,以为灾难可以停止了。

就是这么一放松警惕,下午竟一不小心让审神者发现了秋田和退。

第二天,药研被派去远征,傍晚回来时,见到的就是弑主的压切长谷部和重伤的五虎退,还有被审神者扔进锻刀炉烧得不成样的秋田本体。

失去了审神者的灵力供给,本丸的付丧神开始大面积暗堕,自己终于抑制不住地步入暗堕的行列。原本他也无所谓了,但现在退退被这个新审神者救了回来,而且一出来就认了主,他不能让暗堕气息影响到退退,更不能让祭琴因为自己去为难五虎退,所以,他选择臣服。

婶婶有话说说:
抱歉,更新迟了•﹏•
但加量了有木有,2500啊2500,所以,就原谅懒癌晚期的我吧>_<

【刀剑乱舞】莫离(二)

食用须知:
1.OCC 有,私设有
2.暗黑本丸出没,请注意
3.乙女向,cp还在考虑中
4.来自理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奔跑在满是碎石子的路上,尽管隔着鞋底脚还是被磨得生疼。祭琴也顾不上这些了,一间间本丸找过去,终于,找到了——0712131617号本丸!

站在崭新的木制大门前,祭琴还是犹豫了。这么狼狈的自己,那家伙应该是巴不得见到的吧,肯定又会是一顿冷嘲热讽呢。可是,这个时候, 除了那些拥有资格获得新本丸的幸运儿,谁还会有多余的资源可以借给自己呢?抬起的手在空中顿了两秒,敲响了木门。

来开门的是加州清光,看样子应该是这座本丸主人的近侍。他听了祭琴的来意后,将她引入屋内等候,自己则去请示主公。

祭琴怔怔地盯着桌上刚倒的茶水,手指在桌底下绞了又绞,像是想要解开乱成一团的思绪。

这个新本丸的主人名唤姒箭,是这届新审神者中为数不多的与祭琴有过交集的人,只不过不是什么太美好的回忆罢了。贵为某大家族的小姐,姒箭平日里娇蛮惯了,总一副看谁谁不顺眼的样子,逢人就要刺上两句。

这不,来了。

“哟,这不是咱武试第一名嘛,我还说是谁这么好兴致竟来我这小地方转悠呢。怎么,暗黑本丸你也玩儿腻了,想换换口味了?”姒箭身着一件大红振袖从里间走出来。还真是个美人儿,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宛秋波,说的就是这般的人儿吧;举手投足间的大家风气,给本可以用“妖娆”来形容的她又多添了一抹端庄。当然,如果可以没有先前那几句话的话,一切还可以变得更美好。

祭琴将心神从那美得惊心动魄的脸上抽开,起立欠身行了一礼,道:“姒箭,我这番前来打搅,是有一事相求。”

“嗯哼?”

“能否先借我各资源500,我有急用,日后定当加倍奉还。”

闻言,姒箭脸上勾出一抹邪笑:“借资源?行啊!那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给你,也不要你翻倍还了,原数就行,怎么样?来求我啊。”

祭琴的身体顷刻间僵住了。姒箭看到笑了笑,转过身去,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打算回屋里去了。

“祭,祭琴,恳请姒箭借出500资源于我救急,日后,日后定当奉还。”

姒箭闻声回头,惊见祭琴僵着身子朝自己行了一个礼数周全的大礼。吓得一下跳开了。“哎,哎,我,我,我就是逗你玩玩儿的,你,你还当真啊!快,快,快请起来啊。”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清,清光……”

加州清光也被两人这一下子吓了一跳,听到姒箭的话,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将祭琴扶起,又还一礼。

还真只是个孩子啊!这是祭琴带着姒箭硬塞给自己的各2000点资源离开25290102号本丸时心中所想。

快速回到自家本丸,祭琴凭借自己与数珠丸恒次之间一点模糊的感应一路冲进手入室。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尽管手入室看起来已经被数珠丸恒次和药研藤四郎大概打扫了一下,但还是布满了灰尘,前主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这里了。

五虎退被两位付丧神安置在了屋子正中的手入台上,五只小老虎也被整齐地抱放到他身边。

还好,赶上了。

祭琴按着之前训练时的步骤开始给五虎退进行手入;药研藤四郎也收敛起敌意在她身边帮忙;数珠丸恒次则守在了门口,手,握在刀柄上。

两人忙活了近一个时辰才算结束,接下来,就是等待了。祭琴看出药研打算留下来守着五虎退,便也随便寻了块还算干净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去,分析起当下情况来。

现在这个本丸自己也就见到了药研和五虎退,其他付丧神都还不知在哪儿呢,更何况在自己救了五虎退后药研对自己的敌意立刻减少了大半,干脆趁这机会先把损耗的体力和精神补起来吧。

歇了好一会,祭琴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没有向药研介绍过自己。“那个,药研?我可以这么喊你吗?”祭琴试探着问道。

药研藤四郎收回停在五虎退身上的目光,又扫了眼立在门口的数珠丸恒次,垂下头低低应了一声,安静地席地坐了下来。

“你好,我是时之政府新派来的审神者,祭琴,你可以按自己的喜好随意喊我。”

迷之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药研抬起头,沉默着盯了她几秒,动了动嘴唇唤了声“大将”。

又是一阵迷之寂静。

祭琴偷偷瞟了一眼数珠丸恒次,只见他入定般立在门口,动也不动。不禁想起几个小时前自己在门口问他要不要离开,并承诺自己绝不会阻拦也不会向政府告发。原以为他这样的佛刀肯定不会愿意跟自己到布满杀机的暗黑本丸来,却没料到他睁开了一直紧闭着的眼直直地看向自己,缓慢但坚定答道:“这个世界充满了苦难。缓和这些痛苦的是信仰,也是我们僧人的职责。”

然而,当时祭琴心里想的却是“原来他的眼睛也是深邃的紫色呢,好漂亮 。”

“嗡”,刀鸣的声音响起,祭琴和药研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看向手入台。白光退去,露出里面抱着幼虎的小小身影。五虎退俏生生地站在祭琴面前,“我,我叫五虎退。是献给兼信公的礼物。那个时候,怎么说呢,正在兴头上,我,做掉了好多好多的老虎。可,呜呜,我真的只是一把短刀啊……呜。”

祭琴微微蹲下来,笑着摸了摸五虎退的头,道:“嗯,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审神者祭琴。退酱的小老虎真可爱呢。”

“谢,谢谢。”五虎退有些诧异又有些惊喜地看着祭琴。

“好啦,那我们出去吧。”祭琴看着药研牵起五虎退的手,对守着门口的数珠丸恒次说道。

数珠丸侧身让出门来,先祭琴一步拉开了门。

“噌”,迎面便刺来了一刀。数珠丸瞬间拔出了腰间佩刀上前抵挡,祭琴也趁机看清了来者——白衣,雪影。

婶婶有话说:
感谢大家的认可与支持^o^
本人大概算个懒癌晚期的亚洲婶,文中刀剑会尽量参考自家本丸,望诸位莫嫌莫弃^ω^

【刀剑乱舞】莫离(一)

食用须知:
1.OCC有,私设有
2.暗黑本丸出没,请注意
3.乙女向,cp还在考虑中
4.来自理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祭琴仰起头看向面前的樱雨,满天飞扬的花瓣中缓缓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

“我名为数珠丸恒次,在这世人的价值观都遍历几度轮转的漫长岁月中,我一直在寻找着何为真正的佛道。”

唔,原来是数珠丸恒次吗,看来自己运气不错呢,祭琴心想。她一向奉行万事随缘的原则,刚刚在那间屋子里,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挑三拣四,闭上眼原地转了两圈,伸手抓住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振就出来了。

扬起一个无可挑剔的笑容,祭琴自我介绍道:“审神者,祭琴,请多指教。”

也就这会儿功夫,新届审神者们陆陆续续地都从屋子里出来了,在院子里按训练时的队形排列好,等待下一步指示。祭琴四周看了看那些刚刚显露身形的付丧神们,发现有一大半都是三日月宗近,还有一部分的是压切长谷部,其余寥寥,至于数珠丸恒次倒只有自己身侧这一位。

“咳咳,有件事要提醒一下你们”站在队列前的一位黑衣男子开口道,“的确,我们时之政府谅你们的任务比较艰巨,破例允许新审神者自行挑选一位付丧神作为初始刀。但是,现在你们身边的这些付丧神们与你们并没有实质性的契约存在!他们的任务只是保证三个月内你们的人身安全,三个月后,除非你们已经得到他们的认可,使他们自愿留下与你们缔结契约,否则他们可以自行决定去路,无论是时之政府还是审神者皆无权干预。”

这下,队伍里是彻底炸开了锅。不少审神者们开始指责时之政府的不负责任;而大多数付丧神们则垂下了眼帘,不知在想些什么。

祭琴条件反射地抬头看了一眼数珠丸恒次,却发现他的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仍旧闭着眼一副淡然的样子,似乎刚才宣布的内容与他毫无干系。

“2529010201号本丸,就是这里了。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回去汇报,先告辞了。祝您好运,审神者大人。”毛茸茸的狐之助将祭琴和数珠丸恒次带到了一个本丸门口,丢下一句话就飞也似的蹿走了。

望着远去的毛球,再抬头看看本丸上空近乎赤红的重云,祭琴心下苦笑。每一届新审神者中都会有一部分无权无势无背景的倒霉鬼会被“安排”到已经存在的本丸里去,也就所谓的暗黑本丸。那些本丸多半是因旧主的非正常离职而废弃的,里面的付丧神多半都以暗堕,由于政府不愿他们成为敌军强有力的新生力量,通常会选择派遣新的审神者来接手或是干脆毁灭本丸。而祭琴,就不幸地成为了这样的“后妈”中的一员。

“怨念正在这里徘徊。”除了一开始的自我介绍就没开过口的数珠丸恒次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把祭琴吓了一跳。

抬头看了看手上绕着长长佛珠的付丧神,祭琴觉得自己有必要先给他一个交代,或者说是一个选择。“数珠丸,……”

陈旧的木门被敲响,并无响应。祭琴顿足片刻,向前一步,用力推开了木门。

“锵!”金属碰撞的声音从祭琴身前擦过,数珠丸在对方刺来的瞬间拔刀挡在了祭琴的前面。

祭琴向他道了句“谢谢”便将目光转向了来者。黑色的齐耳短发、腰间的手术剪,令她立刻辨认出这位用特殊的欢迎方式招待她的付丧神——药研藤四郎。这位向来稳重宽厚的少年此刻正在数珠丸的钳制下闪着猩红的眸子紧盯着她。

祭琴的心一沉,短刀一向是最不容易暗堕的刀种,现在竟然连药研也暗堕了,这个本丸之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而且,她在踏入这里的瞬间便感受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祭琴示意数珠丸带着药研跟她走,遵寻着空气中的腥味来到一扇拉门前,这里的血腥味最浓。祭琴深吸一口气,拉开了纸门,眼前的景象又让她倒抽一口凉气。

这里是锻刀室。地面几乎被血浸红了,很明显,这里经历过一场搏斗,或者说是屠杀。最令祭琴寒心的,是锻刀炉边躺着的一个身影。白色的短发凌乱不堪,上面还夹杂着点点血色,身上的内番服脏乱残破,衬得里面的身躯愈发瘦弱,旁边的墙角里蜷着五只幼虎,看上去毫无生气——五虎退。天,祭琴已经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

手入!祭琴的第一反应。她立刻转向从进了锻刀室便紧盯着五虎退一言不发的药研,颤抖着问道:“资源在哪里?”药研向她示意了下墙边的木箱,祭琴走去一看,木炭和玉钢都只有个位数,冷却材和砥石直接为零!

怎么办?现在不救五虎退他很有可能就撑不过今晚,他已经虚弱到药研都不敢去把他抱去手入室了。

祭琴顿了两秒,飞奔出去,只留下一句“数珠丸恒次,药研藤四郎,把五虎退带去手入室等我,我马上就回来!”在空荡的房间里回响。

婶婶有话说:
本人纯理科生,文笔渣请见谅,错别字请见谅
喜欢此文的朋友们在评论区给点支持好不好,有构想但缺动力啊>o<